中国配资平台业门户网站
设为首页 | 收藏

等待父亲

时间:2020年06月03日        来源:通讯员         作者:程才实

  在我人生的不同阶段,我是以不同的心态等待我的父亲的。每每想起此事,不禁感慨万端。

  孩提之时,我在梦想中等待父亲。这个年龄,我总是等待父亲买来好的吃食。我常常站在一片沙滩的西侧,焦急地等待东去赶集的父亲。那一片沙滩很大,几乎望不到边际。沙滩的东侧,是华北地区的着名河流滦河。每次赶集,父亲都要推着自行车穿越沙滩,在河岸边将自行车放上船,下船后继续骑车前行,直到秦皇岛市昌黎县的新集。赶集归来,总是给我们买些梨、枣、花生什么的。这些稀罕物,多是父亲用驮去的大蒜换来的。等待着,等待着。终于见父亲吃力地推车走过来,我便不顾一切地跑了过去。有一次,正等待父亲,忽听自沙滩东侧过来的人说,……那个在沙滩上摔倒的人,多半是累的还有饿的。于是我就再也等不下去了,踏着沙滩上的脚印奔跑起来,想去探个究竟。可是,我既没有走到头,也没有看到什么人摔倒。半路上遇见若无其事的父亲,我心里的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。多少年来,我也没有问过父亲:那天是不是真的有人摔倒了呢?

  外出求学,我在窘迫中等待父亲。这个年龄,我等待父亲经济上的支持。1978年,我考到离家百余里的一所学校读书。这是我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点,根本的改变是由农业户口转为“商品粮”。怀揣父亲借来的几十块钱,我满心欢喜地去上学了。上学期间的粮食定量很低,男生们显然吃不饱饭。我不敢给家里写信,不愿让困难的家境再添忧愁。到后来,实在是撑不住了。能想办法接济我的,只有父亲。我便在心底念叨父亲。周日上街回来,同宿舍的一位同学对我说,你父亲给你送粮票来了。那位同学将5斤粮票递给我。接过粮票,我冲出宿舍去追赶父亲,可父亲早已乘车返回老家。我望着空洞洞的车站发呆,掏出那5斤粮票翻来覆去地看着,难言的惆怅强烈地袭击了我的全身。肯定是我的念叨让父亲产生了感应,或许父亲一直在惦记“粮票问题”呢。我便写信告诉父亲,说粮票够用不要挂念了。直至将信投进邮筒,我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

  到了壮年,我在祈祷中等待父亲。这个年龄,我等待父亲战胜病魔化险为夷。前两年,年老的父亲又一次住院了。这次他转入了重症监护室。父亲被医护人员推走前,极力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儿女,欲言又止。我们便站在病房的走廊里,焦急地等待父亲的消息。按照院方规定的人数和时间,儿女们急匆匆地轮流探视父亲。每次见到医护人员,我们总是追问个不停。每时每刻我都在想,我的被病魔痛苦折磨的父亲——那瘦弱的躯体上至今还嵌着战争年代子弹头的父亲,这一次真的能挺得过去么?医护人员对我说,老爷子情绪很不稳定,整天说着狠话、糊涂话,整天闹着出来。这样过了近20天,父亲终于被推出重症监护室。这时的他像傻了一般,说出的话莫名其妙,反应比以前明显迟钝了,脾气也变得怪怪的。几天后才慢慢地恢复正常。

  2019年,父亲荣获中共中央、国务院、中央军委颁发的“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”纪念章。如今,90多岁的父亲过着幸福生活。但毕竟是苍老多了,有一天他竟问我:你,咋不考一下公务员呢?我在公务员岗位已工作近40个年头,父亲原本是知道的。此时此刻,我的内心涌起阵阵酸楚,便转过身去藏起我那湿润的双眼。

   

  


分享:

最新评论 0条评论
  • 推荐视频
版权所有:配资平台新网社Copyright@2014,Construction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上海杨浦区营口路588号 18楼 邮编:200433 电话:021-63216799
沪滨颁笔备14023239号